舊版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時政 -> 媒體聚焦
【龍頭新聞】龍江人董紅雨:28年“寂寞”守護瀕危野生東北虎
2019-11-14        龍頭新聞

  

  龍頭新聞記者 薛宏莉

  一組上游新聞報道、來自2019年虎豹跨境保護國際研討會的數字顯示:全球野生虎的數量僅剩3900只左右,我國現存野生虎不足50只,其中東北虎約27只左右。

  10月28日,一個由中國知名企業家發起的2019“桃花源巡護員獎”公布,首屆評選從全國74名候選人中選出10位獲獎者,51歲的龍江森工集團迎春林業局有限公司職工董紅雨,因義務從事野生東北虎保護工作,成為我省唯一獲獎“巡護員”。

  在野生東北虎保護領域,很多人都知道董紅雨。從23歲開始,他一直義務參與野生東北虎保護:每年上山清理獵套,防止途經迎春林業局的野生東北虎被“誤傷”;經常“巡山”了解野生東北虎出沒的信息,以便跟蹤足跡;整理相關信息并上報給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專家匯總,使其成為我國野生東北虎保護的重要參考……28年深山跋涉,董紅雨經歷了怎樣的故事?又是什么讓他如此執著呢?

  最無縫銜接的“斜杠工種”

  對所有“斜杠族”來說,平衡主副業的關系并不容易,可28年里,董紅雨卻做到了無縫銜接。他,家住林區,現在是迎春林業局有限公司駐寶馬山林場森林資源監督中心站站長。以前林區“限伐”時,董紅雨要經常上山巡查是否有超量采伐或毀林開荒的現象,現在天然林“全面禁伐”,他仍要經常上山巡查森林植被的生長情況,所以每次“巡山”,都能“順道兒”展開野生東北虎保護巡護工作。

  董紅雨和這項公益事業結緣是在1989年。從小生長在林區,他對山林里的地形十分熟悉。那一年,黑龍江省野生動物保護研究所的專家來迎春林業局進行野生動物調查時,請他做了向導。他們發現了一串“梅花印”,專家說這可能是東北虎的腳印,進行了數據測量,還采集了糞便。雖然生活在林區,但野生東北虎瀕危,所以這是董紅雨第一次接觸到有關東北虎的信息,他覺得很新奇。

  事情本來就這樣過去了。可接下來發生的兩件事,讓董紅雨成了“斜杠族”。1990年和1992年,董紅雨相繼兩次聽到野生東北虎被獵套套死的消息。其中一次,他還親歷了一部分:“和黑龍江的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專家有過接觸后,從1991年開始,我就不定期幫他們收集一些野生動物活動的信息,主要是馬鹿,有野生東北虎的信息也幫著留意一下。1992年冬天,我和同事巡山,發現了一串東北虎的腳印,腳印旁還有大量噴射狀的血跡,根據以往經驗,我判斷這只老虎一定是被獵套套傷了,‘血沒凍,它還沒死,應該就在附近’我對同伴說,然后我們就跟著足跡追蹤,但一直沒見它的蹤影。轉年,我聽附近林場的人說,在河邊發現了一副東北虎的骨頭架子,我根據時間推斷,它就是我們當時‘遇到’的那只。東北虎本就瀕危,我身邊卻發生了兩起它被‘套死’的事,”董紅雨說,這對他的觸動很大,從此他更賣力地搜集與野生東北虎有關的信息,并上山清套和反盜獵。

  “虎嘯山林”在東北

  進行野生東北虎保護巡護28年,董紅雨積累了大量野生東北虎影像資料和遷徙數據。這些數據,成為我國野生東北虎保護研究的重要參考。其中,讓他印象最深的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的一次“發現”。

  野生東北虎主要分布在俄羅斯遠東地區和中國東北山林中。當時,關于我國北方活動的野生東北虎是“坐地戶”,還是趁著冬季烏蘇里江冰凍從俄羅斯遷徙過來的,國際上一直有爭議。“那年開春,有人告訴我,在完達山上的一片林地里,發現了東北虎的足跡。我趕緊到現場把足跡保護起來,然后聯系野生動物保護研究專家,他們帶了三臺攝像機來取信息。”董紅雨解釋說,春季烏蘇里江已經融化,證實有野生東北虎活動,就預示它們已在我國北方“安家”。

  董紅雨說,當時他并不懂這些,只知道有了新發現就趕緊上報聯系專家,當聽專家說到他的發現價值后,他才知道自己做的是這樣一件有意義的事。從那以后,董紅雨開始跟著專家、書本、有豐富經驗的老獵人學習,了解野生東北虎的所有習性。現在,通過一串東北虎的足跡,他甚至能判斷出是公虎還是母虎,它的行跡方向是去哪;通過臥痕,能判斷出東北虎的身高和體重;通過東北虎的糞便,能判斷出它的進食情況……

  2014年,兩只“普京虎”跨境,中方在不干擾其行跡的情況下,密切關注并追蹤,其間,董紅雨一直參與,和同伴接力,在“背后”默默護送“普京虎”,直至離境……

  寂寞中的“無窮樂趣”

  據不完全統計,這些年,董紅雨累計采集東北虎足跡等相關信息近200次。可以說,他工作生活的迎春林業局境內,只要有人發現東北虎的相關信息,他幾乎都能掌握。

  野生東北虎的數量稀少,迎春林業局面積二十萬平方公里,董紅雨是如何做到的呢?原來,很多年前,他就印刷了大量的宣傳單發放給林場職工和鄉鄰,同時告訴他們,誰發現了東北虎有關的信息并提供給他,就能獲得50-100元的信息費。這些都是他個人出資,而當時包括他在內的林場職工,每月的工資只有幾百元。

  很多人覺得做“野生動物保護巡護員”很寂寞,但董紅雨覺得樂趣無窮。每獲取一處東北足跡的信息,董紅雨都會迅速前往,測量足跡的大小,把足跡拍照、錄像取證。最初,沒有攝像設備,他就花錢請“婚禮攝像”幫忙錄制,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后,野生東北虎活動的信息逐漸增多,董紅雨索性花“巨資”買了一個臺。

  董紅雨說,冬季山林白雪覆蓋,動物活動痕跡清晰,如果是野生東北虎進行捕食,它甚至可以根據老虎的步態變化痕跡、跳躍痕跡,以及被捕食野生動物的跳躍痕跡,在腦海里再現整個過程。“有的時候,我們能根據足跡,在現場研究一上午,感覺就像福爾摩斯在破案一樣。”董紅雨打趣道。

  人生的最大遺憾

  東北虎瀕危,面臨的生存威脅,主要來自棲息地喪失、食物不足和盜獵。董紅雨介紹,早期是獵槍,后來“禁獵”,最大的威脅就是獵套了,所以這些年,他一直在清獵套。

  “下獵套,很多人本意是套野豬、狍子、野兔等。可是,一旦老虎中招,幾乎就是面臨死亡的威脅。”而且,野生東北虎的主食是野豬、狍子、馬鹿等蹄類動物,它們被套,就會影響老虎的食物鏈。有的獵套設在森林和農田交界處,是農戶為了防止大型動物誤闖破壞農田設置的,董紅雨發現后,會追到農戶家里去做思想工作。

  因為反盜獵,老董沒少得罪人,還遭遇過報復。十幾年前,因為繳獲了盜獵者的槍支并報警,逃跑的盜獵者在夜里埋伏在他家門口把他打傷,董紅雨的額頭上那個六七厘米長的傷疤,至今還清晰可見……但老董都不在意,他更在意的是保護野生東北虎的意義。

  可要說一點兒遺憾都沒有,那是假的。董紅雨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后,野生東北虎活躍的信息越來越多。只要接到信息,他就會立刻前往。有一年冬天,接到了幾十個“信息”,他忙得不可開交。董紅雨的父母因工作需要調回了廣西,只有董紅雨留在了東北,董紅雨四五年才會回一次老家。2009年,母親重病后期,家人才把信息捎給他,還說“不重,好多了。”于是,忙碌的董紅雨就沒有回家去看看,等2010年冬天再次收集野生東北虎信息時,老家卻傳來了母親病逝的消息,“沒能早點兒回去看看,見母親一面,成了我一生的遺憾”。

  【后記】

  這次獲得“桃花源巡護員獎”,董紅雨說,這是對他28年來勞動的一個肯定,但榮譽不是他一個人的,因為背后有默默支持他的妻子,有給予他肯定和扶持的單位,還有帶他入門的野生東北虎保護研究專家……董紅雨還說,他只是“野生東北虎保護巡護員”的代表,東北虎相關信息需要匯總,他代表的是一個個像他這樣的人,大家合力才能知道我國野生東北虎的恢復情況。

  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0451-8262242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2300000013
       
       
湖北30选5今晚中奖号码 大唐麻将官方版 盗贼和猎人哪个赚钱容易 海南4+1 怎么用滴滴顺风车赚钱吗 小散如何在股市中赚钱 微商进货价太高根本不赚钱 11选5 上传视频到今日头条赚钱 澳洲幸运5 四方河南麻将赢牌技巧 7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足球比分188 acl如何赚钱 辽宁35选7 app赚钱的软件 新11选5